永恒的丰碑之二——革命烈士魏其虎

发布时间:2019-04-02

 

        魏其虎,泗阳县李口乡魏庄人,1914年10月3日出身于一个贫农家庭里。他随父母逃过荒,后来读私塾和中学。他幼年就有抱负,曾在自己的语文课上写了一首题为《其虎语后感》的诗,其中有两句是“格(革)去尘埃现本包,于世再作一番人。”表现了发愤图强壮志和雄心。后因生活所逼,初中毕业,就到小学教书。教了两年,到涟水石湖乡师学习一年,回来到静山小学教书。

1940年,淮泗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权。魏其虎被任命为淮泗县第二完小校长。他积极从事抗日活动,经常带着学生上街化装搞宣传,学生变成了抗日宣传队,学校变成抗日鼓动站,校内外到处听到“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”的歌声,他还经常领导学生站岗放哨查路条,募捐慰劳送情报等抗日活动。1941年7月,他光荣地参加中国共产党。不久,调淮泗县文教科任督学。

        1942年初,魏其虎调任吴集区区长。他刚到吴集区那天,恰巧被敌人当作庄稼汉抓去筑碉堡。当时吴集区十三个乡,只有三个乡未伪化。为了打开局面,他乘筑碉堡机会了解敌人内部情况,当晚回到区公所就进行战斗部署。天亮以前,带领民兵机智神速地把这个碉堡摧垮了。在吴集区内,北有码头据点,住敌伪军八九百人,南有陈集据点,住敌伪军四五百人。他终日在两据点间盘旋,打了一仗又一仗,消灭敌人一批又一批,魏其虎名字在群众中传开了,“魏老虎”的浑名也在敌伪中传开了。不到一年功夫,被伪化的乡重新建立了政权,敌伪只能龟缩在“乌龟壳”内。

        1942年夏季,吴集区获得了少见的丰收,日军眼红了,便集中了淮阴、码头、陈集等据点的日伪军下乡抢粮。

        魏其虎看到情况十分严重,要凭自己的区队来抵抗大批日伪军,那是不可能的。怎么办?“只能智取,不可力敌!”魏其虎跟大伙商量一下,做出了这个决定。于是他把区队分成几个战斗小队,留下一部分原地坚持,掩护群众藏粮。他自己带着一部分人,避实就虚,冲到码头街上,打了一阵,又把区队迅速拉到陈集,痛击陈集伪军。

        陈集维持会头子高四,一听说“魏老虎”来了,早吓得魂不附体,哪敢还击,抖抖嗦嗦地躲进“乌龟壳”,动也不敢动。

日军一听到码头、陈集两据点被袭击的消息,赶忙放弃抢粮企图,把队伍拉回去。日军回窜陈集后,看看陈集街上连个共产党部队的影子也没有,魏其虎早已带领着队伍转移了。

        日军找伪军,伪军跑了。打了半天,才在乌龟壳内把维持会的头子高四拖出来。这个家伙吓得面如土色。眼不敢睁,分不清你我,连叫:“八路老爷,饶命!……”日军的小队长一气,就把高四枪决了。

        1943年7月的一天早上,魏其虎带区联防队,住在葛大沟东边赵庄,开过晚饭,同志们都在赵家门口乘凉,说说笑笑很热闹。突然流动哨跑来报告:“我们被敌人包围了!”场上的空气立即紧张起来,当时联防队只有17人,敌人人数比他多三十几倍,又有轻、重机枪,还的迫击炮,按人力,论武器,都无法与敌人相比。敌人开始向联防队猛烈进攻,机枪、小炮一起响,子弹象戽水一样落入阵地。

        枪声、人声响成一片。联防队完全处于被动状态。17个勇士,在魏其虎带领下,与敌人展开巷战,磨墙角,窜巷口,转草垛,战斗十分激烈。敌人太多了,若不想办法冲出来,整个联防队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。魏其虎一边打着,一边考虑到眼前的形势。突然他命令司号员王保国:“快!快吹调兵号!”略停顿一会又命令王保国:“再吹冲锋号!”

        “打打的……”,“打的打……”调兵号、冲锋号先后响起来。敌人坠入迷雾中,不敢进,也不敢退。魏其虎把驳壳枪一挥,大喊:“冲啊!”17名勇士一齐喊起来,枪声彼起彼落。敌人也摸不透我们有多少人,只听庄上冲锋号夹杂着枪声喊杀声连成一片,心中害怕起来,有的瞎着眼胡乱几放枪就朝回跑,敌群乱成一团。17名勇士猛打猛冲,杀得敌人全线溃退,汉奸团长赵登保只得带着残兵败将,狼狈逃回码头。

        1944年初,魏其虎被提升为吴集区区委书记,7月又被提升为淮泗县副县长。1945年冬,淮泗县撤销,原淮泗县张福河以东地区划归淮宝县,魏其虎调任淮宝县副县长,带一部分区乡干部到淮宝县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 自卫战争开始后,淮宝县经过“三进三出”的斗争,魏其虎的名字传开了,“魏老虎”的诨名也传开了。他坚持浔北,支援浔南,岔河喋血,充分显示出虎胆英雄本色。

        1947年1月30日,天还没亮,一支由部分县委委员率领的淮宝县警卫连,就顶着寒风,踏着满地雪花,由龚庄宿营地向黄集迅速转移。天刚亮,部队到黄集,就发现被敌人包围了。在这紧急关头,魏其虎果断作出决定,立即向白马湖转移。他们在湖边的一个小村顽强地抵抗着,准备待天黑后突围出去。不料,正当夜幕降临之时,一颗子弹射中了他的左腿,血浸透了棉裤。战士们要背着他突围,魏其虎决定只留下他自己一人,打算一死报国。战士们匆忙扒开一个草垛,把他掩藏在里面,然后托付给一个贫农老大爷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拂晓,太阳还没升起,一队“还乡团”进入村,五花八门的军服在晨光中晃动,长短不齐的枪支碰撞着。“血!”一个匪徒突然惊叫起来,正在这时,草垛前面的屋子里传出一个老汉喝斥的声音以及孩子的哭闹声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,这些声音并没有转移敌人的注意力,他们趴在矮墙后面,紧紧围住草垛,“出来吧,我们知道你在里面。”一个匪徒喊叫着。“再不出来,开枪啦!”匪徒们把抢栓拉的哗哗响。这时草垛微微动了一下,魏其虎面色苍白,半身是血,右手握着驳壳枪,左手撑着地,缓缓地挪到草垛外面,他的两道剑眉显得更加浓黑而威严。“把抢甩过来,我们放你回家养伤,”敌人依然害怕的说。魏其虎并不搭理,只是把手中的枪掂了掂。敌人中有个胆大的刚探出身子,就随着两声枪响,栽倒在墙根下。魏其虎轻蔑地扫了一眼缩在矮墙后面的敌人大义凛然地喊道:“告诉你们吧,我就是共产党的副县长魏其虎,今天是龙行浅水遭虾戏,虎落深坑被犬欺。共产党员是好汉,革命到底志不移!”敌人的枪响了,年仅三十三岁的英雄魏其虎英勇牺牲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为了悼念这位虎胆英雄,中共泗阳县委、泗阳县人民政府搬回魏其虎遗体,于1949年4月6日在他的故乡召开了隆重的追悼大会,送他“人民英雄”大红匾额,题两幅挽联:“争民族解放勇敢顽强名不朽;为大众翻身临难不屈气长存。坚持淮宝三进三出浔河战斗殉国难;努力革命百折不回泗阳故里悼忠魂。”1981年,泗阳县人民政府为魏其虎在家乡重新修墓,勒石建碑,以志永垂不朽,浩气长存!